RSS订阅
复制 关闭

两会“娜”么说之第九说:孩子,今天让我们一起“荡起双桨”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半亩方塘工作室   

2018-03-11 16:39

半亩方塘.png


又到一年两会时,听听两会“娜”么说。各位好,我是老娜。今天咱们继续用声音的方式记录两会,感知两会。

今天要说的是教育的老话题,也是今年两会的热话题——“减负”。之所以说是“老话题”,是因为熟悉教育领域的人都知道,多年来,学生负担过重始终是教育的“老大难”问题,是顽疾、痼疾。

“起得最早的是我,睡得最晚的是我,学习最苦最累的是我是我还是我。”一句话道出了学生在重重压力之下的疲惫图景。为了改变这一状态,切实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近年来,教育主管部门和各地都在积极探索行之有效的办法。但遗憾的是,政府的决心不小,可在现实生活中,课内的负担减下来了,课外的负担却增加了;无论媒体怎样呼吁“人生是一场长跑”,但“起跑线”上的竞争却似乎日益残酷;更让人感慨的是,“学校一减负,培训机构就高兴”竟成为了逻辑上最不通,却也最残酷的现实。

1769977054.jpg

民之所望,政之所向。就在今年两会,“减负”被正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就标志着,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将成为今年政府下大力气解决的重点问题。

昨天,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东城区史家教育集团校长王欢作了题为《形成三方合力 增强“减负”获得感》的大会发言,凝聚了多位政协委员的集体智慧,力求探索“减负”的根本之道。

王欢.png

探索根本之道,就要先找到痛点,找到成因,牵住“牛鼻子”。

首先,教育资源,尤其是优质教育资源仍然供不应求是重要原因。家长让孩子“上好学”的强烈愿望与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美好愿望,异化成了“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不安和急功近利,“辅导班”成了一些家长的无奈选择。有限的课余时间被不断挤压,很多孩子“不是在辅导班,就是在去辅导班的路上”,孩子自然负担重。同时,社会上的用人观和单位招聘的学历门槛也是重要原因,很多单位在招聘时明确要求博士生、硕士生,甚至限定学校的排名和档次,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家长们的教育焦虑。

社会层面,公众教育素养的缺乏也是重要原因。什么是好的教育?是为了考取一个好的分数,上一所好的学校?还是为了让人的发展更完善、更幸福,更好地成为他自己?当这些问题没有看清楚、想明白,教育的过程就容易被异化,异化为流水线式的工业化培养,异化为“人家的孩子学啥,咱也得学啥”的盲目从众,异化为“教育就是学校的事儿,和家庭有什么关系的扭曲的教育观等。

当然,学校评价缺乏科学有效的标准,很多学校依然将关注点放在分数上、作业上、搞训练上,校外的培训和补习机构又没有摆正自身定位,未能做到和学校差异化发展,充分发挥素质教育和满足学生个性化需求的需要,也都成了学生负担过重的重要原因。

成因复杂,就更需要抓住病根,对症施治,系统推进。

昨天,王欢校长就提到了,要强化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提供更多优质的基础教育资源,促使优质资源向更大范围辐射,缓解供求矛盾。同时,要规范课程设置、深化评价改革,有针对性地做好“减负”“四则运算”

这“四则运算”的提法很有新意,四则就是加减乘除,“加法”,就是把孩子的睡眠和运动时间加上去,把亲近自然和兴趣爱好加上去;“减法”,就是严控课内外作业的数量、种类、形式、难度,把不必要的负担减下来;“乘法”,就是把多元评价的激励机制成倍拓展;“除法”,就是将违规的校外补课、办班,以及各种违反学生成长规律的比赛坚决去除。

还有,是老娜最赞同的一点,要着力提高课堂教学效益,实现教育主阵地的内涵式“减负”。在课程开发中尝试打破学科边界,发挥课程整体育人的功能。推动育人模式的系统变革。大力培养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打破学科分割,转变以学科为中心的研修培训模式,让各级管理架构服务于学生整体发展。

这就是说,要形成一个好的教育生态,学校与培训机构各自功能不同,错峰发展,满足学生的个性化和特色化需求,每一位老师也都真正超越分数的价值观,从立足于学生成长的本原进行教学和育人

让学校教育回归本质,为学生的人生发展奠基。我们也期待,在“减负”问题上形成合力,让“减负”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期待,更多的学生有时间充足睡眠,有时间“荡起双桨”。

好了,今天的两会“娜”么说就先说到这里,又到一年两会时,听听两会“娜”么说,我们下期再见。(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半亩方塘工作室 赵婀娜 吕金蔚 滕菲 宋润舟)

责编:孙苗苗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