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到菜市场,称两斤“经济学” | 睡前聊一会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思聊工作室   

2018-06-19 22:06

106185_500x500.png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今天,我们来聊聊菜场里的经济学。

北京有个网红菜场,叫三源里。因为挨着使馆区、大酒店,这里成了很多驻华使节、国内名厨、艺人明星挑食材的首选地。据评论君多次实地考察发现,这个菜场之所以人气旺,一个原因是构造本身就很“经济”。比如,场地极狭长,面积很有限,摊主们就像建金字塔一样将摊位搭成立体高耸(地价贵,提高容积率,降低平均租金呗)。中间过道仅红毯宽,食材夹道欢迎,很快让你产生“检阅”农场的心理,掏钱欲望大涨。尽管空间有限,但南北干货、异域食材、奇门香料,只要你想得到,大多买得到。走一趟,幸福感扑面而来。 

WechatIMG73.jpeg

前几天,这条窄窄的菜场通道,真的设计成了“经济学之路”。得到APP上讲经济学的薛兆丰老师,在此办了个新书发布会。“弗里德曼早餐店”“科斯羊肉铺”“阿尔钦海鲜店”次第开起。海鲜店为何占据最中间?为什么不太买得到带骨头的进口牛肉?钻石和水哪一个给人的幸福感更大?菜市场摇身一变成为经济学课堂。在菜场入口,策展人设置了一个巨大的汉堡装置艺术:面粉来自河北、番茄来自山东、生菜来自福建、牛肉来自美国、芝士来自荷兰,它直观呈现了全球分工协作的意义。人类没有分工,确实非常可怕。如果你放下手头的工作,从冶炼打铁犁地种小麦开始亲力亲为,烤出一个汉堡,怕得等到2081年。

有人说,菜市场是日常生活的缩影,是经济学的最具体而微的体现。没错,你想得到的经济学原理,都能装进篮子里:比如,两周前200多一斤的基围虾跌价到75元,这是价格波动;有人爱胡萝卜,有人爱白萝卜,这便是偏好;如果你走到摊前,隔壁摊位传来句“半斤就够了,哦,太多了太多了”,嘿,边际效用递减!“人民小酒”要看市场定价,因为价格本质上不是供给者定,是需求者说了算;当然在三源里菜市场,菜价似乎不低,但这也解释得通:如今大家做饭少了,相较于时间成本,价格弹性反而下降了。

WechatIMG76.jpeg

一门学科一旦成熟,往往会被高度理论化和抽象化。就像经济学发展到今天,成为了充斥模型与计量的学问,让不少人敬而远之。但事实上,再牛的理论,都扎根生活。科斯在《灯塔的故事》中,以英国私人提供灯塔的真实经验,阐明公用品也能由私人提供而非一定靠政府;而张五常在《蜜蜂的神话》中,则发现果农与养蜂人不仅可以有合约还因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的转换能签订相反的合约,市场有效性超越前人判断;阿克洛夫的“柠檬市场”理论,就是基于对二手车市场的观察,论证信息不对称之下人们倾向于压价,让优质二手车很难进入市场。

这些足以位列经济学名人堂的大师,没有拘泥于教条,他们拜市场为师,一次次拓展了经济学的视野。这么看来,市场需要经济学家,经济学家更需要市场。毕竟,只有进入真实生活场景,将理论的鞋子试试市场这只脚,才知道理论到底能走多远。这大概也是在菜场讲经济学的暗示。 

在这条经济学之路的尽头,策展人还设置了一个名为“新庖丁解牛”的装置艺术。X光屏左右移动,实时显示出不同牛肉部位与价格。它的寓意不难理解,经济发展水平提升,居民消费升级,“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不再是富人专利。今天,一顿潮汕牛肉火锅开煮,不少人都叫得出吊龙、上脑、勺柄、五花趾、脖仁这些牛体部位了。

WechatIMG74.jpeg

知识生产与传播这只“牛”,也正面临新的解剖。在得到APP上,“薛兆丰的经济学课”已有超过26万的付费用户。知识生产发展出细分领域,传播更加分众化。黑板上的教学是一种,音频里的课堂是一种,菜场里的展览也是一种。学问是同样的学问,但供给方式变了,这就像海底捞,卖的是火锅,但又不全是火锅。这大概可以称作知识的新零售。 

WechatIMG72.jpeg

所以,有事没事去菜场走走,左手边是物质消费升级,右手边是知识经济风口,它们让“经济学之路”变得异常精彩。这正是:课堂也能摆进菜场,掂一掂经济学分量。大家晚安。(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思聊工作室·何鼎鼎)

责编:孟晨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