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环视听】带你看看今天的人民日报之二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2018-06-15 14:55

2018年初,侠客岛组织“岛友”走进国家图书馆。


客岛,这里的“岛友”很精彩

一见张远晴,我们就抱拳道:“独孤大侠,你好!”他哈哈大笑,走到人民日报数字屏媒前,点开侠客岛,新上线的文章《解局——从严书记到王主任,“偶发性”背后的真问题》铺满了屏幕。他用手指往下划:“哎呀,侠客岛刚上线人民数字大屏,图片没有居中,不好看。待会再改改。”

关于侠客岛,最初的故事,大家很熟悉。

2014年初,5名年轻人吃着面条谈着天,决定办个微信公众号。叫什么呢?嗯,5人从海外无名岛飘来,以文为刀破时局,以字为剑解政事,就叫侠客岛吧;大家的名字要有侠气,就叫独孤九段、东郭栽树、东方秋白、公子无忌、司徒格子了。

侠客岛横空出世,很快聚集了大批粉丝。半年后,才有人发现,这无名岛并非沧海孤岛,而是来自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海外版。5名年轻人分别是海外版总编室、记者部、新媒体等部门的记者编辑,平均年龄30岁。

“侠客岛的官方背景公开后,很多粉丝都产生了一种认知上的反差,人民日报不是很严肃的一批人吗?怎么会这样有意思地来讲我们关心的时政话题呢?这种反差让更多人产生了好奇,扩大了我们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人民日报》海外版融合协调处处长、“独孤九段”张远晴回忆道。

突然而至的高关注度、过度被解读的身份,并没有让侠客岛的年轻人们乱了阵脚。一篇篇大胆犀利的文章出手,迅速成为爆款:《“大老虎”倒在了“全球老虎日”》《如何愉快地读懂中纪委年终报告》《中央政治局会议背后的潜台词》……张远晴印象最深的,还是2015年11月7日,“习马会”结束当晚刊发的文章《“习马会”会成为绝响吗》。习先生与马先生刚在新加坡进行了历史性会面,但海外媒体包括一些岛内媒体有杂音,侠客岛当即针锋相对地做出大胆判断:“‘习马会’显然就是要为以后两岸领导人的会面探索机制,定立规矩。”此文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岛内各个阵营、各大媒体纷纷转载解读。

做时政报道的权威媒体不少,为什么侠客岛敢下这样的判断?他们的底气何来?

“其实依据就是习总书记在会晤中的一句表态:无论哪个党派团体、无论其过去主张过什么,只要承认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我们都愿意与其交往。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下判断的底气,也来自于《人民日报》海外版对中央对台政策的长期观察,来自对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和两岸形势的明确把握。”

侠客岛一直坚持定期在内部开学习会,学习材料有人民日报,也有各种专业书籍。最近一次学习会,他们读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岛叔”“岛妹”们大胆的触碰、平易的文字、诙谐的口气,都不过是外功,始终未曾松懈的内功才是侠客岛在江湖立足的根本。

而涉及专业的热点,他们有一批岛外的“岛叔”。“我们现在有一个稳定的作者团队,30多人,是不同专业的年轻学者。大家年龄相仿,志趣相近,写作风格也贴近‘岛友’的需求。”张远晴说。

专业又犀利、深刻又大胆,让侠客岛凝聚了众多铁杆“岛友”。2015年,岛上建起了10个微信粉丝群,有公务员群、学生群、企业群、媒体群、经济金融群、海外人员群……500人的上限不够用,很快个个爆满。负责手动拉人进群的“岛妹”微信号一公布,加群申请蜂拥而来,“岛妹”的手机常常瘫痪,只好在每篇推送的末尾高挂致歉信。

“岛友”也是来自各行各业。党员干部有之,学者教授有之,普通白领公务员有之,其中不乏重磅“岛友”。今年2月21日,“侠客岛”发了一篇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的调查文章,《值得注意的“社会之癌”:一个乡镇的赌博业调查》。文章引起了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的重视,在他的批示下,有关部门针对文章中的现象专门开会研究解决。

在人民日报社诸多优秀新媒体品牌里,侠客岛以粉丝黏性强而著称。大多数公众号的文章打开率为5%左右,侠客岛的文章打开率是25%;文章发出半小时,点击量能达到数万;点击量过“10万+”是常态,不过的才是反常……

“岛叔”“岛妹”跟“岛友”保持了密切互动,每篇文章末尾的评论区是最活跃的交流平台。他们自称这是“在后台愉快地调戏粉丝”,而粉丝们则欢快地说,这是“我们在调戏‘岛叔’”。2016年的第一次线下活动,是组织“岛友”参观中联部,800多人报名竞争10余个线下名额。一位厦门的“岛友”来之前特意回了趟老家漳州,给“岛叔”“岛妹”带来了一箱芒果。这箱芒果,成了侠客岛诸君记忆中最甜的味道。

如今,侠客岛开辟了“岛友会”社区,供粉丝们交流,社区人数超过4万。线上,他们征集“岛友”故事,《谈一谈你身边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汶川十年,我们应该怎样面对这段历史》;线下,他们组织主题见面会,“参观国家图书馆”“一起聊聊马克思”,见面名额只有30人,报名逾千。

 密切的交流增加了情感的黏性,而黏性的背后是高度的信任感。“现在是普遍怀疑的时代,能获得用户的信任,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张远晴说。

“为什么是侠客岛做到了?”

“因为我们传递的价值观得到了大家的认同。无论是用怎样的形式去包装,只有理念是最根本的。我们就是靠讲道理,把一件事情从多角度尽可能地讲清楚,让大家读懂新闻热点背后的故事。我们尊重‘岛友’的思考,并且让‘岛友’拥有一种知识的获得感。”

2018年除夕,侠客岛发了一篇《攒了一年的情话,今儿个都说给你听》,内有一则视频,就是他们向“岛友”征集的新春贺岁视频——

“我是麦家,我也是侠客岛的岛友,忠实的岛友。侠客岛观点犀利独到,文笔也非常好。”

“我是侠客岛的粉丝何松,我现在在凉山昭觉县的一个贫困山村,我是这儿的第一书记。无论工作有多忙,我每天都会打开侠客岛的文章,来享受我的精神食粮。”

“我所在的地方是浙江大学超重力离心模拟实验基地,我们正在研制全球最大的离心机,堪称国之重器。侠客岛让我这个理工男也有了家国情怀和国际视野。”

……

这些声音,记录了侠客岛的来时路,也指向了前行的远方。(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许陈静 郑心仪)


责编:杨知然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