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智库锐见:黄益平:金融开放,期待下一程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智观天下工作室   

2018-06-08 09:46

92567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发表讲话说,与我国经济金融发展要求相比,金融业开放还有很大空间。近年来,我国推出了一系列政策改革措施,使金融市场开放程度得到提高,跨境资本流动管理和配套改革措施逐渐完善。就此问题,小智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EMBA论坛上采访了国家第一批高端智库试点单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教授,请他跟我们聊聊金融开放这个话题。

blob.png

黄益平(图片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提供)

金融开放的内涵和历史

黄益平认为,金融开放是中国全球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把全球化定义为四个方面,即全球贸易与交易、资本与投资、移民与人员的流动以及知识的传播

金融开放就是资本与投资流动的过程,一般可以从三个方面进行理解,称之为“三驾马车”,一是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二是汇率市场机制的形成,三是资本项目的开放

中国的金融开放历史其实很长,上世纪30年代上海就已经成为区域的金融中心,有学者统计当时上海市场上流通的外国货币一共有100多种,上海作为东亚经济交易中心的功能非常显著。这说明当时中国的金融开放程度已经不低,体量也不小,但没有形成统一的货币体系。

改革开放伊始,我们的金融开放也随之开始。比如,上世纪80年代初,日本的一家政策性银行就来到中国办分行(是改革开放后进入中国的第一家外资银行),80年代末开始我们的经济特区也有大量外资金融机构直接投资,中国加入WTO后外资金融机构参与中国金融的更是数不胜数。

blob.png

上海今天仍是亚洲重要的金融中心(图片来自网络)

几十年金融开放的经验与问题

黄益平指出,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中国的金融开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可以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中国的金融开放政策逐步深化,但是步子还不够大,存在反复的现象。比如,1996年我国实现了经常项目下的人民币自由兑换,在旅游、货物贸易等方面消费者、投资者都可以买卖外汇。但是直接投资或者股票、债券市场投资方面监管并没有放松,全面的大出大进的资本流动并没有出现,金融开放的步子还比较小。加上1998年和2008年两次金融危机,金融开放政策实行还有一个反复的过程。

第二,中国的金融开放政策宏观层面决心大,但是推进难。比如,中国的商业银行开放问题。从2001年中国加入WTO开始,外资银行逐渐涌入,但是由于复杂的原因,它们都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落地和进一步发展都比较难,实际运作中的困难和阻力都比较大。

第三,中国的金融开放政策需要更好的协调机制。比如,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2009年以后我们大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走向世界了,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很多城市申请成为人民币的离岸市场,包括像新加坡、伦敦、香港等。但是2015年人民币面临非常大的贬值压力时,国家为了稳定汇率限制了跨境资本流动,很多国际金融公司的人民币国际化业务暂停,人民币国际化走了回头路。

简言之,目前我们的金融开放政策滞后于我们的实体经济开放。如何释放金融开放的正面效应,降低它的负面风险应该是亟待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

blob.png

金融开放是中国全球化的必经之路(图片来自网络)

为什么要加大金融开放力度

黄益平认为,金融开放虽然是把双刃剑,但是这个力度仍需加大,这是基于以下考虑。

一是中国经济进入新的发展时代,下一轮经济增长需要靠创新,经济创新需要金融创新来支撑,金融开放是金融创新很重要的一个步骤和抓手

二是金融开放其实是为了防范金融风险,过去我们把市场封住了,一定意义上来说,把风险和冲击挡在了大门之外,但这么做有明显的缺点。首先是我们配置资产的时候不能做全球化配置,所有资产配置都在国内。中国老百姓的大部分资产集中在两个地方,一个在银行,一个在房地产,如果这两个地方都比较稳定的话,我们的资产才是安全的。想象一下如果中国房价降30%,将会对中国老百姓的资产造成什么样的冲击,我们没有能力分散我们的投资风险。其次是我们关上金融开放的大门,做什么事情都是政府兜底,市场规则和纪律没有发挥作用。例如,地方政府平台即使信用不佳也可以借来大笔的钱,这是违法市场纪律的。

三是中国要逐步走向世界舞台中心,未来会越来越多地参与国际金融治理,当然只有金融开放才能做到这一步。如果我们把所有资本项目都管制起来,人民币都在国内,那凭什么参与国际经济或金融治理,凭什么获得话语权和影响力。

金融开放有可能突破的领域

黄益平说,未来金融开放将在以下几个领域取得突破。首先是汇率体制改革。目标是汇率变得越来越灵活,市场机制在汇率水平决定当中发挥更大作用,汇率水平要保持相对稳定,体现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担当。

其次,金融服务业的继续开放。如何解决金融服务业的落地问题?必须将市场规则、制度、基础设施等配套一并开放。开放不是简单的一句话,让你可以简单的投资,而是要国内外一整套规则和规范一致起来,现在做法只能称作管道式的开放,并不是全方位的开放

blob.png

 外资银行的落地和生存问题依然是个挑战(图片来自网络) 

第三,对外投融资的改革。现在提倡中国企业走出去,但目前来看中国金融机构往外走的步伐远远慢于中国企业往外走的步伐。中国企业往外走到了180多个国家,很多是发展中国家,而中国金融机构往外走去的都是国际金融中心,到其他国家去根本找不到业务和客户。这是可以改变的,一般来说最简单的逻辑是中国金融机构短期内跟着自己企业一起出去,做业务也比较容易,慢慢开拓当地市场,把跨境金融服务做好。(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智观天下工作室出品,刘烨整理)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