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小山村的“红色情怀”

莱芜日报   

2018-06-04 13:01

富起来的独路村人没有忘记革命前辈的付出,他们不断挖掘红色文化,计划今年修缮复原廖容标指挥所。

提起大王庄镇独路村,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千年唐朝板栗园”、“齐长城第一关天门关”等景点。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里还有诸多宝贵的红色记忆,几十年来独路人魂牵梦萦,岁月流转也未曾将其忘记。

指挥所修复效果图

红色往事,村民历历在目

村民介绍指挥所情况

近日,记者来到了独路村,对发生在这里的革命往事,许多上了年纪的村民都记得,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老村支书、今年82岁的陈维和与其兄弟、退休教师陈维平正在积极搜集相关内容。

独路村地处深山,交通不便。抗日战争时期为我八路军开展游击战争提供了天然的便利条件,使该村成为较早的革命根据地。据载,早在抗日战争初期我地下党工作者为便于开展对敌斗争,先后在村里发展了曹文孝、温永连、陈佃亨等3名党员,配合我八路军开展了长期的抗日游击战争。在村里3名党员的组织下,成立了由赵凤春等36人的基干民兵组织,为驻扎在独路村的领导机关站岗放哨。

独路村村民竭尽所能为革命提供帮助。陈维和老人说:“家中老人和我说,我刚出生时,有一支部队因为条件艰苦,许多战士光脚训练。看到这种情况,村里家家户户给战士们做鞋子,还主动把家里的粮食拿出来给战士们吃。”革命部队纪律严明,也给陈维和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部队战士都住在百姓家里,但从不扰民。谁家有困难,他们还接济一下。”陈维和说。

独路村村民是英雄人民,为革命事业,他们也付出了许多。从1939年至日本帝国主义投降期间,日军来此扫荡了5次,每次都给村民带来沉重灾难。1941年正月初六,日本飞机扔下3颗炸弹,将7人炸死。即使如此,独路人从未屈服。1942年秋,日军进独路村扫荡。我基干民兵藏于一柴火垛内,敌人搜寻未获,便将村民张汉成、景汝盼、曹希银、陈佃法、张传亮等人抓去,惨遭严刑拷打,但无一人说出民兵藏身处。“当时,我也被抓去,他们一看是个孩子,就把我放了。他们几个被关在旁边一个院子里,被敌人又是灌水、又是鞭打脚踢,可没有一个人泄露秘密。这些我都听得真真切切,他们的不屈精神也深深印在了我的心里。”陈维和说。

红色遗迹,见证烽火岁月

指挥所旧址

作为革命根据地,这里有一大批红色遗迹。“当年,八路军四支队、山东工作委员会泰安专署、章历县县政府、香山区委、八路军泰安一分区机关及修械所、染布厂、兵工厂等领导机关都在我们村。说是机关,其实就是村民们的住宅,都是村民义务提供的。”独路村党支部书记杨志永说。

这些红色遗迹,村民们也很珍视。“这些地方现在还保存着,当年谁家宅子是什么机关,村民们也都记着。有的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进行过修缮。”杨志永说。

在村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廖容标指挥所。杨志永介绍,指挥所位于村东北一处民宅中,是曹文祥、曹文京、曹文明三兄弟的。“这处宅子共10间,北屋5间、东屋5间,廖容标司令员当年就在北屋靠东边一间房里研究指挥战斗。宅子里的石磨、宅前当年用来取水的井现在还都在。”杨志永说。

在村中,还流传着关于廖司令的很多故事。1943年秋,得上级情报,有日军从章丘垛庄来独路扫荡。深夜,民兵们发现有人进村,误认为日军进村扫荡,便打枪、扔手榴弹迎击,打伤战马一匹,但始终无人还击。后来得知,是廖容标司令率兵从长城岭天门关进驻独路村。民兵们炸伤部队战马,颇感后悔,藏于羊圈内。次日,廖司令召集民兵们开会,赞扬独路民兵警惕性高,并为其照了相,还在一油印小报上表彰了他们。“由于廖司令军纪严明,处处注意保护人民利益,现在村民还称廖司令的部队为‘救苦救难的菩萨军’,称他为‘菩萨司令’。”杨志永说。

修缮复原,让后人铭记历史

陈维和正在介绍指挥所情况

吃水不忘挖井人。历史为独路凝结沉淀出了丰富的红色文化矿藏,独路村倍加珍惜,全村上下发誓要将这些“红色矿藏”挖掘出来,把红色遗迹修缮复原,让更多的人记住革命先辈的付出。

杨志永说,在上级各部门的关心下,我们村计划建设村史馆,将红色文化作为重要内容整理展现出来。“陈维平与村委相关工作人员正在积极搜集整理,我们尽可能挖掘更多的图片、文字、实物,让烽火岁月详实展现在大家面前。”杨志永说。

今年廖容标指挥所修缮复原也提上了独路村的重要议程。“廖容标指挥所现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旧址长17.5米、宽9.5米。目前招投标、施工单位确定工作已完成,马上将开展工作。我们将全力把它打造成一处优秀的红色教育基地。”杨志永说。

听到这一消息,曹氏三兄弟的后人57岁的曹宪国特别高兴。“老宅子见证了历史,能成为红色教育基地,我作为后人感到十分光荣。”

(来源:莱芜日报)

责编:周扬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