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大江东:“痛”过你的痛,他们都成了“无痛分娩“拥趸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6-01 21:54

105857_500x500

1

人民网小编在体验分娩疼痛          励漪 摄

今年“六一”,有一群男士是“痛”着过的。

6月1日上午,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一间会议室里,近百名“爱妻勇士”通过疼痛体验仪的模拟效果,亲身感受女性分娩时的痛感,好好“疼”了一把。

疼过痛过,更能理解什么叫作“生孩子是过鬼门关”,体谅产房里妻子们的失态哭叫;听了专家解疑释惑,更能懂得“无痛分娩”对母婴健康有多重要。

大江东工作室及人民网上海频道,联手上海市妇联等团体以及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上海电视台和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等单位,6月1日成立了国内首个“无痛分娩推广公益联盟”,旨在致力于扭转公众长期以来的传统观念,更大范围地科普分娩镇痛技术,让产妇顺利并舒适地完成分娩,营造支持无痛分娩的友好环境。今天的体验活动,也让更多准爸爸、准妈妈和公公婆婆听懂并记住这个词,“无痛分娩”。

“爱妻勇士”体验分娩疼痛,因为“痛”过你的痛 所以更加爱你

有意思的是,这个“快乐产房,集结‘爱妻勇士’”体验活动,大多是妻子们为丈夫报名的。

麻醉科护士郭俊以,作为第一位上台体验的“勇士”,努力坚持到了7级,终于决定放弃。平时工作中,他经常面对产妇,“有时她们痛得受不了,我劝她们再坚持坚持,她们会说‘你又没经历过,没法理解这种痛’,以后我可以说,‘我也痛过你的痛了’。”

郭俊以还解释了使用分娩镇痛的益处。“提前疼痛的时间长了,会消耗产妇体力,不利生产。使用镇痛,产妇养精蓄锐,可以为最后发力生宝宝积蓄力量。”

正在现场做视频直播的人民网小编邬迪,日常是一位“宠妻狂魔”,也是两岁男娃的爸爸,他也报名体验产痛,并最终坚持到了10级。“一开始像小刀割,到后来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集中在一个地方剧烈地疼,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因为直播,我要面子呀,说什么也得坚持。如果是私下体验,估计到6、7级,我就得喊停了!”邬迪私下告诉东妹。

坚持到8级,电视台主持人问邬迪什么感受,他深吸一口气哆嗦着说:“我……我,能不接受采访吗……”随即痛得说不出话。体验完,他告诉在场的“准爸爸”们,“老婆生孩子,医院里能提供的服务咱都用上吧,不管是无痛,还是导乐、家属陪产……”

来自妇联的男干部冯瑞体验之后说,“以前还想着成家后让老婆多生几个孩子,看来要重新考虑了,实在太痛了!”

2

一妇婴麻醉医生郭俊以正在体验产痛         励漪 摄

一起到现场体验的“IT男”詹先生和韩先生,都表示是妻子给报的名。3级时,詹先生就连连喊“疼”,台下的妻子不让停,大喊“继续”。不得已,詹先生继续坚持,最终在6级时终于败下阵来,并大声告白“老婆,我爱你!”不善言辞的韩先生则坚持到了7级,他说,感觉像是一锅热油泼到了身上,他也对已怀了二胎的太太喊话,“老婆你辛苦了!”

3

从事IT业的韩先生正在体验,他说是老婆给报的名   励漪 摄

而台下的“勇士”们见到先前体验者们纠结的表情,有人当即就怯场了。

郭女士去年在上海一妇婴东院分娩,接受过分娩镇痛服务。她为到场的“爱妻勇士”大力打CALL:“当时我曾痛到觉得根本坚持不下去。幸好上了‘无痛’,居然轻松得睡着了……这太重要了!只有‘痛’过你的痛,才能真正做到爱着你的爱。很高兴这么多男士、这么多志愿者关注孕产妇的分娩福利,这么多医生为妈妈宝宝的健康护航,有这么多有影响力的机构、团体、媒体共同呼吁这件事。”

大江东工作室联合发起,国内首个“无痛分娩推广公益联盟”正式成立

几位“爱妻勇士”的共同感受是,刚刚的体验,是这辈子从未感受过的痛。

几个月前,东妹也曾住院待产,在产房的那一天,永生难忘:偌大一间待产室,十几个产妇“鬼哭狼嚎”此起彼伏:“医生,受不了啦,我要转剖!”“太疼了,我不生了!”“我不想活了”……由于胎膜早破,羊水流出,东妹只能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不能起身。不少准妈妈情况相似。阵痛一阵阵来袭,耳边满屋子哭天抢地,知识女性的尊严荡然无存!

东妹也是刚刚知道,完全可以避免这样的痛楚!这也是刚刚诞生的国内首个“无痛分娩推广公益联盟”的目标。

据专家介绍,“无痛分娩”,医学术语称为“分娩镇痛”技术,诞生至今已有100多年,是一项成熟、安全的辅助自然分娩的医疗手段。

医学上将疼痛指数分为10级,一般分娩疼痛可达到8-9级,更有许多产妇会达到最高的10级疼痛,甚至会阵痛十几、二十几个小时,那种痛,常人难以忍受。

 “不痛怎么生孩子?”——“不痛,也能生孩子!”

“你们体验的只是一两分钟,而你的爱人在生产时,却是以小时来计算。”体验结束后,第一妇婴保健院专家对在场的“准爸爸”们说,生产阵痛堪比手指骨折、截掉手指的感觉,除了疼痛,还有对未知的无助感。而除了药物和仪器的帮助,爱人的陪护和支持也同样重要。

今天在现场,第一妇婴保健院产科主任应豪、手术麻醉科副主任徐振东和产房护士长厉跃红回答了现场听众及网友们的提问。

别以为产妇拼命忍住疼痛就是“勇敢”、是“为了宝宝好”。 手术麻醉科副主任徐振东说,产程中过度疼痛会引起产妇身心不适,还会引起胎盘收缩,导致胎儿血供、氧供不足等,“对产妇本身而言,现有研究已表明,不能控制的产痛是产后抑郁的高危因素,推广分娩镇痛迫在眉睫。”

5

医生现场回答听众提问(励漪 摄)

产科主任应豪说,无痛分娩采用的椎管镇痛技术疗效准确、安全可靠,不仅能镇痛,更是“意外保险”。有些产妇在生产过程发生子宫脱垂、破裂等意外,如果已有椎管麻醉镇痛基础,可立即转入剖宫产手术,最大限度降低母婴风险。

应豪主任还说,有不少产妇因为对疼痛的恐惧,在产程中精神压力重重。“其实,到孕36周时,产科会联合麻醉科共同为产妇进行评估,对于具备自然分娩条件者,我们会尽量创造机会,一般而言,在宫口开至3厘米时就可进行分娩镇痛。”

专家说,虽然可以做到“绝对不疼”,但目前国内的分娩镇痛一般是保留2-3级疼痛感,产妇依然可以四处走动、聊天、刷手机,感受宫缩变化。至于“麻醉会影响到宝宝”的担心,“那不可能。麻醉药物用量很少,而且是椎管内用药,并不进入血液循环系统,不进入胎盘,自然不会影响孩子,也不会影响产程。”

6

一位“准妈妈”在现场向产科专家提问  励漪 摄

推广无痛分娩,需要更新观念,大家一起来努力

上海是国内无痛分娩开展最早、最普及的地区。以年分娩量高达3万人次的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为例,从2010年开始推行无痛分娩,目前实施椎管药物镇痛的产妇比例已达70%以上,达到欧美发达国家水平。然而放眼全中国,平均分娩镇痛率还不到10%。更不用说西部农村等欠发达地区,即使是在上海,在很多综合性医院产科,无痛分娩普及率一样很低。

一妇婴院长万小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即便社会发展到今天,“不痛怎么生孩子”、“忍一忍就过去了”、”上麻药对宝宝不好”等传统观念,依然在思想上束缚着广大群众。对分娩镇痛技术的不了解和误解,也是当前分娩镇痛技术推广的一大瓶颈。

麻醉医师不足和缺乏相关政策,也是影响分娩镇痛技术推广的另一重障碍。据统计,目前全国麻醉医师数量为7.5余万,按照手术医师与麻醉医师合理配比为4至6:1来算,缺口就在20万。其中可从事分娩镇痛的麻醉医师(即妇产科专科麻醉医师)更是稀缺,上海全市仅有不足200名。即使是在一妇婴,万小平院长说,他们至少还缺20名麻醉医师。同时,由于分娩镇痛尚未列入医疗服务项目收费目录,对于大多数医院和医生而言,并没有足够的动力来大范围推广这项技术。

 “标志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并不只是创造了多少GDP、造了多少房子,中国足以骄傲的文明指标之一,是我们的孕产妇死亡率、婴幼儿死亡率降低了多少。现在,还要加上无痛分娩率,这也是衡量文明的标尺之一。”万小平说。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唐小丽 姜泓冰)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