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守护者黄宏波:我与海龟结下不解缘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N°生活工作室   

2018-05-25 15:58

工作室Logo.png

三沙,是目前已知的全国最大的野生海龟自然繁衍产室。三沙北部的七连屿则坐拥产室中最大的一张产床。2017年,172窝海龟在七连屿孵化,占据全国海龟自然孵化的绝大部分。

七连屿海龟保护站站长黄宏波在这里生活了50多年,与海龟结下了不解之缘。

海龟“月嫂” 越来越忙

2_副本.jpg

图:黄宏波与小海龟。

4月,七连屿北岛和缓的沙堤上,黄宏波目送今年第二窝刚孵化的小海龟快速钻入大海。“今年1月21日就有海龟上岛产卵,比往常早了3个月。”关于这些常来岛上“做客”的伙伴,黄宏波记得许多细节。

黄宏波身后,一座红白小楼格外显眼,这便是刚建成的海龟保护中心。保护中心后的另一处海滩便是海龟喜爱的自然“产床”。

这张“产床”约30米宽,200多米长,沙质柔软。早上7点到“产床”走一走是黄宏波和海龟保护队的一项重要工作。

若发现海龟上岸产卵,就需要在蛋巢旁立牌标识,做好记录,防止龟蛋被盗。若蛋巢离海太近,海龟保护队还要把海龟蛋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

5_副本.jpg

图:岛上的海龟蛋巢保护标识牌。

在一块新近竖立的标识牌上,记录着保护编号和产卵日期。“海龟从产卵到孵化一般需要48天—60天。”刚孵化出的小海龟会本能地爬向大海。由于还很弱小,小海龟爬向大海的这几十米其实非常危险,若遇到螃蟹、海鸟等天敌就凶多吉少。黄宏波他们的工作之一就是驱赶天敌,帮助小海龟顺利入海。

黄宏波拿出近几年的七连屿海龟产卵记录表,表上详细记录着每次海龟卵的环境状态、孵化和放生情况。“2015年96窝,2016年152窝,2017年共有172窝。”黄宏波自豪地说。

黄宏波说,海龟是高度洄游的海洋动物,成熟的海龟会回到出生地产卵。产卵多在夜间。产卵前,海龟会多次到目标海滩踩点。沙质软硬、距离潮位远近、是否有噪音和灯光干扰、是否安全都是海龟妈妈需要考虑的因素。若距离潮位太近,海龟蛋易被海水浸泡,影响孵化。距离过远,小海龟入海爬行距离太长,增加了被天敌捕杀的危险。

不仅如此,海龟妈妈产卵后除了仔细用沙覆盖卵坑,隐藏痕迹,还会在附近再挖一个假坑迷惑天敌。“它们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黄宏波说。

走进海龟保护中心大楼,多只来此疗养的绿海龟和玳瑁正在池中嬉戏。黄宏波说,绿海龟性格温顺,玳瑁则明显强势一些。

3_副本.jpg

图:疗养池边的海龟消毒药品。

海龟嬉戏的疗养池边,摆放着碘酒、乙醇,都是给海龟消毒用的。黄宏波说,在这里疗伤的海龟都是被渔网缠住后渔民发现送来的。“这几只海龟恢复得不错,不久我们就会将它们送回大海。”

据统计,目前全球海龟中,绿海龟、玳瑁、蠵龟、太平洋丽龟及棱皮龟等5种在我国海域经常出现。

海龟被誉为“活化石”,与恐龙共同经历了一个繁荣昌盛的时期。但由于过度捕捞、海洋污染、产卵场破坏等因素,海龟的生存受到严重威胁。据估算,我国整个南海的成年绿海龟剩下不到2000只。

海龟被称作“海洋旗舰物种”,对维护海洋生态发挥着重要作用。有观点认为,海龟是海洋中少有的擅长吃海藻、水母和珊瑚礁上有毒海绵的动物。如果没有一定数量的海龟种群,海藻的大量繁殖会使海水富营养化。富营养化或过度繁殖的水母和海绵都会严重威胁珊瑚礁的生存,从而影响整个海洋生态平衡。

多方共建海龟“安乐窝”

4_副本.jpg

图:七连屿海龟产卵记录表。

几间木板房,脚手架作梁,屋顶用黑膜覆盖,上加沙袋压实,黄宏波的家就在离“产床”不远处的山坡上。

1967年,15岁的黄宏波跟随渔业公司生产队来到西沙。上世纪80年代,《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把海龟列为二级保护动物。

三沙设市后,成立了七连屿海龟保护站。2017年9月,三沙市开始实施“岛长制”,小海龟们迎来了多位专职保护员。

根据“岛长制”方案,黄宏波等岛长对各岛生态环境负总责,以加强岛礁景观整治、陆海污染物排放管控、海龟上岸产卵保护、海洋生态保护与修复等工作。黄宏波所在的北岛上,15位在册渔民中有8人参与海龟保护工作。

随着三沙市对北岛周边海域珊瑚礁的保护和岛礁绿化的全面实施,海龟们生长的家园越来越“温暖”。七连屿管委会主任、“总岛长”邹志介绍,“对于我们而言,海龟来岛产卵的情况是我们生态环境保护做得好不好的重要参考。环境好不好,看看海龟就知道。”邹志说,未来,海龟保护中心还将吸引更多科研人员、志愿者共同来为保护海龟出力。

全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会长李彦亮认为,保护海龟,除了加强海龟物种的保护,保护好海龟的栖息地也很重要。三沙兼顾海龟物种与栖息地保护的做法值得借鉴。

李彦亮说,目前国民对海龟的认识还有待加强,第一要认识到海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第二是要认识到我们的一些行为可能对海龟造成巨大威胁,比如随意扔弃到海洋的塑料垃圾。“海龟号称‘海洋收割机’。一旦误食塑料垃圾,会给海龟带来生命危险。”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N度生活工作室 唐中科 图/文)



责编:唐晓蓉

展开全文

关键字